聚焦中國游泳隊:嘴上對世錦賽“沒啥期待” 身

  聚焦中國游泳隊:嘴上對世錦賽“沒啥期待”,身體卻很誠實

7月8日,國家游泳隊隊員在訓練中。本文圖片除署名外 新華社

  越是太在意,越是小心翼翼。

  聚光燈之下頗受關注的中國游泳隊,出征前夕的媒體公開課上便是如此。

  8日的公開課,中國游泳隊的隊員從跑步、熱身、到下水、訓練,隊員們一趟一趟地往返、足足練了兩個小時。

  已經來到了備戰東京奧運會的重要階段,光州世錦賽便是奧運前尤為關鍵的一次“大考”。孫楊目前獨自在中國香港加練,而在體育總局游泳館內,上屆世錦賽冠軍徐嘉余訓練一結束就被媒體團團包圍。

  “現在心態很好,沒有什么問題,盡力沖擊100米仰泳世界冠軍?!?/strong>

  “洪荒少女”傅園慧卻有些不同,即將第四次參加世錦賽的她說,“現在對比賽沒什么期待,能恢復到巔峰時期的狀態就是奇跡。

隊員在下水訓練前熱身,徐嘉余跑在第一個。

  外訓回歸,隊員們黑了也瘦了

  規定好的公開課時間還未到,隊員們就早早地來到體育總局游泳館。

  經歷了6周左右的外訓,中國游泳隊的隊員們最大的變化——曬黑了。

  短距離的運動員借助劃水板鍛煉上肢手臂,“泳壇女神”劉湘還在纏繞了軟管,增加劃水負荷,加強力量訓練。

  徐嘉余在換上訓練體恤后,先是在二樓走廊小跑了幾圈,簡單活動開之后,“甲魚”開始了下水訓練,一猛子扎進泳池,肆意地游了幾個來回。

  剛從美國結束為期39天的外訓,長時間的戶外陽光直曬,徐嘉余的全身曬得黝黑,只有當他摘了泳鏡的時候,明亮的眼睛周圍,皮膚不相稱得白了幾個色號。

徐嘉余在訓練后接受采訪。

  不只是徐嘉余,游泳隊過去一個個浪里白條現在幾乎全部變成了“臟臟包”,在淡藍色的泳池中格外顯眼。

  當然,除了皮膚曬黑了,隊員們的身材也有了明顯的變化。從美國回來,經歷了大運動量的消耗,徐嘉余的體重從原來將近80公斤掉到了76公斤多。

  “我現在就是努力吃,吃得也不少了”,徐嘉余也很無奈。

  從昆明經歷完高原訓練的傅園慧看起來似乎也“苗條”了一些,不過“洪荒少女”依舊對自己的訓練成果不滿意,“看起來瘦了,但是我的體重沒有輕,比去年還重一些,現在的體重和身體的配比還是一個比較好的狀態。

傅園慧在訓練中。

  “我對比賽沒什么期待”

  歷經了三屆世錦賽的磨礪,“洪荒少女”傅園慧開始感嘆“年紀大了”。

  “我已經從國家游泳隊年紀最小的女運動員之一,變成了國家游泳隊年紀最大的女運動員之一,歲月不饒人啊?!?/strong>

  2013年第一次參加世錦賽,2015年斬獲50米仰泳、4×100混合泳接力兩枚金牌,傅園慧站上過榮譽的巔峰,而當歲月沉淀,她的心態逐漸變得平和下來。

  在采訪中傅園慧說了三遍“我對比賽沒有什么期待”,“不像2013年第一次參加的時候,那么興奮、好奇和期待,畢竟說實話,在這個年紀,運動員能夠恢復到一個巔峰的狀態就已經是奇跡?!?/strong>

  別看傅園慧嘴上說著沒有期待,但在外訓回來,她的訓練量可是一點也沒有減少,每天還是要游一萬多米,就在上周還剛剛把腰閃了,后背上布滿了拔火罐的印記。

  更何況目前傅園慧認為自己的訓練很系統,身體也恢復到和2015年世錦賽奪冠時幾無兩樣,所謂的“沒有期待”,其實不過是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,不想讓關心她的人牽掛。

  現在的“洪荒少女”還多了一個身份——預備黨員。

  “自己肩上的擔子重了,希望能夠起到一個好的帶頭作用、為國爭光,哪怕只有一點點,也要去拼下每一場比賽。

  汪順:讓銅牌變成金牌

  和傅園慧不同,老將汪順在公開課上明確提出了自己的目標——沖擊金牌。

  在200米混合泳這個項目上,汪順的過往有些不太走運,從2015年世錦賽拿下該項目的銅牌,2016年奧運會、2017年世錦賽汪順均以銅牌收場。

  在25歲的年紀,汪順太渴望讓獎牌的顏色變成金色了,而他在美國外訓的近40天的時間,無一不是在朝著這一目標努力。